糖子潇

我只剩自己了,也算潇洒自在,何必难过

【嫂子,你好】

第一张
“嘿,一个星期没见,想没想我呀”冷子义勾住了薛城的脖子
“诶,是子义呀,我要去接我妹妹,你一起去吗?”薛城回抱住冷子义,
“行,我顺便去接我弟弟”冷子义咧开嘴笑,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想没想我”冷子义贴到薛城的耳边
“爱你❤”薛城亲了一下冷子义的脸,
“哼,变态,我走了”冷子义真的就快步离开了
薛城笑着跟在冷子义后面

“哥哥,你来接我啦”薛洁搂住了薛城的脖子,“mua~,最爱哥哥了”
“大熊,我们可以离开了吗?”冷子义拍了一下冷子轩的头,瞟了一眼薛城,“走”
“嫂子哥哥,你要去哪里呀?”薛洁一脸纯真的盯着冷子义,薛城的肩膀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冷子义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谁让你这么喊的,还是叫我哥哥记住了吗?”冷子义记得跳了起来
“可是,可是哥哥让我这么叫的呀”薛洁的眼眶里盛满了泪水,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哎呀,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呀,就是,你不要叫啦,哎呀~”冷子义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发
“好了,随你怎么叫吧,大熊,咋们走”冷子义炸毛一会儿,还是算了,牵起大熊就走
“耶~哥哥,第一步,成功!”刚刚泪眼婆娑的薛洁瞬间神气十足
“我就说可以吧,你要吃啥,哥请你”薛城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晓薛

我明天下午要去医院检查眼睛 ,后天开学,我会尽量在这两天完更,所以请大家不要催,我答应大家的,就一定会写,另外,@小星儿@筱潇玥你们的我明天尽量更玩,大家还可以去点梗@楠你的已经写好了
谢谢大家包容哦

晓薛 霜华降灾play

我答应你们的第一篇来啦
恶趣味,写的我脸红心跳的
没写过
没做过
写的不好请见谅
https://shimo.im/docs/254RhkbnghwXamFZ/ 点击链接查看「无标题」,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晓薛

我突然很想开车
你们点梗,我来写
行不行
仅此五篇

晓薛 当一切可重来

本文cp:晓薛,羡澄,忘曦,微追仪(不要拦着我,我中毒太深)有可能就有聂瑶,但是聂大会会甚少出场,
人物ooc
江澄和蓝曦臣也会重生

————————————————————————
第八章
“回来了”薛洋一下翻进了窗户,身后的的吕友磊却迟迟没有动静,“进来呀,”薛洋将他推进了房间,所有见了吕友磊眉毛一皱,问“这位是,,”
“吕友磊”之间那位貌美如花的女鬼满眼泪水的喊了出来,
“你就是那个孙娘子?”薛洋上下打量着她,“啧啧啧,长得真是好看”
“不可无礼”晓星尘眉头一皱,敲了薛洋的头
“哼”薛洋满脸不爽,“这就是你的相公啦”
“娘子”吕友磊抢先一步跑到孙娘子的面前,轻抚着她的脸
“滚,;你这个负心汉,滚”孙娘子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推开了吕友磊的手,就要破窗而出
“你真的要放弃这个机会,如果你这次离开,我不敢保证这是不是你最后一次看到你心上人”薛洋拦住了孙娘子的去路,一脸玩世不恭
“我,,,”孙娘子一脸为难,
“留下吧”魏无羡走了过来阻劝她,孙娘子回了头,轻轻的点了点头
“娘子,”吕友磊立马抱住了孙娘子,讲当年的事情讲了一遍,
“真的,你真的没有骗我”孙娘子满眼泪水的拥住了吕友磊,仿佛向他倾诉着这么多年来她所受的委屈
“你们要不要轮回,再晚你们就会变成厉鬼”蓝曦臣打断了他们的续情,说了一句
“嗯,我们来世还要在一起”孙娘子紧紧握住了吕友磊的手,“多谢各位,还有,我们这个村里面全部的坏事不全是我们做的,望各位小心”
“多谢”晓星尘抬起了头,清秀的脸上不禁有点沉重
 

“他们被送走了”蓝忘机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把众人吓了一跳
“蓝湛,你怎么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是不是太寂寞了
?”魏无羡跳着走到江澄身边,
“……”蓝忘机一句话不说,只是盯着魏无羡,魏无羡感觉身边冰冻三尺
“好了,忘机,我们先赶路吧”蓝曦臣开口打扰了他们的尴尬气氛,蓝忘机点点头
“……”这次轮到魏无羡无语了

晓薛 当一切可重来

本文cp:晓薛,羡澄,忘曦,微追仪(不要拦着我,我中毒太深)有可能就有聂瑶,但是聂大会会甚少出场,
人物ooc
江澄和蓝曦臣也会重生

————————————————————————

第七章
“嘿嘿嘿~”一阵诡异的笑声从窗口响起
“不好,薛洋有危险”魏无羡一跃而起,“没想到这个女鬼强大到这种地步,怪不得鬼气熏天”
“薛洋应该没有危险,你们相信我”蓝曦臣急促的说了一句,“这应该是她的分身”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可以看到这么聪明的孩子”那个女人笑了一笑,惨白的脸色配上那火红的长衣只让人感觉到了渗人
“可惜,他快不行喽~”突然,江澄和蓝曦臣的心脏突然猛的一疼,直直的跪了下去
“兄长!”
“师妹!”
两道叫声一同响起,看着蓝曦臣和江澄惨白的脸色,魏无羡和蓝忘机死也不肯放松
“那请问阁下,大名”晓星尘走上了前,一脸无惧的走了上去
“小师叔,不要”魏无羡大吼了一声,看到江澄这样,魏无羡感觉自己的怒火无处喷射
“我叫孙糖萧”女鬼轻笑了一声,而江澄和蓝曦臣的心疼似乎也开始缓解,刷白的脸色回复了一丝血性

转镜头
“请问你是?”薛洋笑的一脸无害,“你肯定不是我所听说的哪位倾国倾城的孙娘子”
“在下是孙娘子的丈夫——吕友磊”男鬼规规矩矩的作揖,丝毫让人感受不到他是一个厉鬼
“所以,你到底怎样才肯绕过这村子的人”薛洋突然面色一冷,问题一针见血,没料到得到的回答确实吕友磊的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凭什么绕过他们,他们当初逼得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凭什么原谅他们”吕友磊似乎收到了什么刺激,“你不也和我一样可怜嘛,七岁断指,十年之后的复仇却被人当做十恶不赦,什么正人君子,全是屁话”
“我懂你的痛,或许,我比你更痛”薛洋不知是被那句话戳中了心思,自己身边的气氛瞬间压抑了起来
吕友磊看准了时机,“啪——”一掌将薛洋拍到了十米开外,“不,你永远不懂我那钻心的痛,这世间那有什么感同身受,不过都是冷暖自知罢了”
薛洋抹掉了那一丝血迹,那么,就只有消灭你喽,薛洋立马跃了起来,降灾出窍
“来吧”吕友磊诡异的笑了一下,立刻化为一阵黑风,钻进了薛洋的脑子里

“薛洋,回来吧”薛洋听到江澄再心里呼唤了一声神智立马清醒
“卧槽,你怎么不被迷惑”吕友磊都气的忍不住爆了一个粗口
“因为,,老子凭什么告诉你哈”薛洋笑了一下,“你要不要看看你那美丽的娘子,我可以噢”
“真,真的,”吕友磊激动的说,“如果你敢骗我的话,相信我,我会杀了你的”
“我既然是鬼修,不会的话我不就拉到了吗?”薛洋自顾自的走在前头,吕友磊迟疑了一下,也走上前去

晓薛 当一切可重来

本文cp:晓薛,羡澄,忘曦,微追仪(不要拦着我,我中毒太深)有可能就有聂瑶,但是聂大会会甚少出场,
人物ooc
江澄和蓝曦臣也会重生

————————————————————————

第六章
“啧啧啧,这个误会就闹大了啊”薛洋漫不经心的感叹道:小矮子是不是也是这样过来的?而薛洋似乎已经联想到自己的另一个故人,“其实,我有一个故人,我们应该都认识,他是,,妓娼之子,”
听到这个名字,蓝曦臣的眼球瞬间缩小,“是呀,所有的正人君子都只认为自己是对的,可是,,我们有时错的离谱,他们不过也是为了求生,并无害人之意”蓝曦臣眼里的星辰似乎全部损带,没了之前的光亮
“我们没有参与到对方的过去,又凭什么去要求别人的未来”江澄又补了一句
“也许就是我们的世界观不同,你的不理解和我的执念,我用一生时间模仿了你,可我终究不是你”薛洋再说这些话时眼眶渐渐红了起来,“自以为心若顽石,可总归人非草木”
“好了,睡吧”老太说了一句,便独自离开了,
“我们先窝在一个房间,做好准备”魏无羡开口说了话
“小伙子,别自以为是”老太的声音悠悠的响起
“老太,多谢关心”晓星尘温声回答
“那我也不管你们这些不怕死的,记住,已经有许多道士为了这个案子丧失了生命”老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倒提醒了这一行人的警惕心
“我估计只是个控制人内心最软弱的地方,打败他的人必须无情无欲”薛洋响声起
“那我先去吧”晓星尘站了起来,我刚从山上下来,不了解这世间的人情世故
“不行”薛洋立马就否决了这个决定,“我认为应该是我和魏无羡中间一个人之间一个人,毕竟我们是修鬼道的,对鬼有一定的了解”
“薛洋这段话也说的通,那我去吧”魏无羡深思熟虑了一会,
“不了,我去,你留在这里看管这里的情况,相信我”薛洋朝江澄和蓝曦臣看了一眼,用心传递“如果陷入梦境,就叫醒我,听到没有”
江澄和蓝曦臣朝薛洋点了点头,表示他们已明白
“索索索——”一阵黑风从门前经过,薛洋没有半点犹豫,立马跳出窗户追了上去,
“薛洋有执念吗?”晓星尘问了一句,这让蓝曦臣和江澄不知如何回答
“其实看的出来,她的执念不仅很深而且很多,可是他有很单纯”魏无羡抢答到
“其实,他最深的执念就是你”江澄在心中腹诽到
“江澄,不可乱说”蓝曦臣打断了江澄的腹诽,蓝忘机和魏无羡却认为他们这是在眉目传情,一人拉一个,将江澄和蓝曦臣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晓星尘:薛洋,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晓薛 当一切可重来

本文cp:晓薛,羡澄,忘曦,微追仪(不要拦着我,我中毒太深)有可能就有聂瑶,但是聂大会会甚少出场,
人物ooc
江澄和蓝曦臣也会重生

————————————————————————
第五章
“我们这从前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她姓孙,凡事见到他的男子都为之倾倒,可是这个女子生来命苦,家里贫穷,便将她卖进了青楼,也就是当时最红火的——红尘醉,这位女子成为了花魁……”老太的话还没说完
“要是可以,我也希望可以去看看”薛洋单手托腮,仿佛在幻想梦中情人
“对对对,我也要去”魏无羡立马举双手赞同
“你们还听不听!”老太似乎有点不耐烦
“请老太继续讲下去”蓝曦臣开口了
“虽然这位女子在青楼,可是她从来不接待客人,她认为:自己只能给予自己钟爱的男子。知道有一天,她看见了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让他为之心动,她用过各种途径,终于知道了他是桃溪第一大家族的独子——吕友磊
“之后这位女子便暗许芳心于哪位男子,这位男子似乎对他也有意,便用重金赎了那位女子,他把她接了回去,几乎每天全都到那位女子的房中过夜,可就因为他原先是青楼女子,注定低人一等,她饱受别人的白眼
嘲讽于差别对待,可她都忍受过去了,因为她认为哪位男子是爱他的
“可是过了不久,她便怀孕了,当她打算将这个喜讯告诉吕友磊时,他便听到了吕友磊要迎娶皇帝最钟爱的那位公主,当她走到大堂时,却被拖到了当家的人面前
也就是吕友磊的父亲和母亲面前,他们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离开他们的儿子,只有这样吕友磊才会有出路
“那位女子答应了,因为他爱吕友磊超过了爱他自己
他怀着孩子,离开了那位男子的身边,他不知道那位吕友磊找她快疯了,她一个人凭着这些钱招呼着自己,在这期间,她因未婚先孕受到无数白眼,可她无所畏惧,
因为她认为这是他和吕友磊爱情的结晶,他相信吕友磊有一天终归会来接她和孩子的
“可是她没有等到吕友磊接她回家的喜讯,反而等到了吕友磊要将他赶尽杀绝的消息,他自欺欺人,他不相信,最终,他还是被那些自称自己是吕友磊派来的人杀了,而那位女子,死前眼睛怎么闭不上,而吕友磊,也因为听到爱人去世,没过几年便抑郁而终,死前一儿一女,之后很多人会在夜晚梦见相同的梦,最后死亡

晓薛 当一切可重来

本文cp:晓薛,羡澄,忘曦,微追仪(不要拦着我,我中毒太深)有可能就有聂瑶,但是聂大会会甚少出场,
人物ooc
江澄和蓝曦臣也会重生

————————————————————————
第四章
“兄长,可离那江澄远一点”蓝曦臣看着这个蓝忘机,怕这不是假的
“忘机,我们只是有事”蓝忘机似乎不满意这答案,将蓝曦臣搂住怀里
“忘机,不可,过几天水庄有一场案子,我们就先离开几天”蓝曦臣推开了蓝忘机,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之后也帮蓝忘机理了理,
蓝忘机抬起了头,说“我和你们一起”
蓝曦臣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理衣服

薛洋也想去找晓星尘,可他知道现在与晓星尘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想让晓星尘再死一次,他这世想让晓星尘好好活着,好好使他清风明月

几天后,
他们一行人就离开了,一路上有薛洋和魏无羡两个活宝吵闹,倒也不无聊 。
“我们先休息几天吧”魏无羡有气无力的嚷嚷着,装作柔弱的倒在了江澄的身上,江澄下意识的看了蓝忘机一眼,看到蓝忘机眉毛微蹙,一下子把魏无羡推开了
“嘶——”魏无羡爬起来揉揉屁股“师妹,你怎么这么狠心”
恭喜魏无羡收到蓝曦臣,薛洋,江澄三记白眼,
“停一下,大家有没有发现这里的鬼气很重”薛洋突然发现了这装镇子的不对,
“是的是的”魏无羡立马感受到,两个鬼修对于鬼气过于敏感,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几天吧

他们走了一会,发现仅是日暮只是就以无人出来,晓星尘发现前面有一个客栈,“我们就在这里歇脚吧”
“请问六位道士是来住房的嘛?”一位年老的老太从桌子后面走了出来,满脸的痘痘和皱痕交错,着实把几个人吓了一跳
“只有三间房子,还有,天黑之后请不要出来,无论看到或听到什么,知道没有”老太的声音突然急促起来
“请问,这里发生过什么可以告诉我们吗?”蓝曦臣轻柔的问道
“你们这些外人就别知道了”老太语气不善的拒绝了
“你,,,”江澄的脸立刻黑了下来,也是,高傲如江澄,从小锦衣玉食,那受过这个气
“老太,我们也只是好奇,求求你告诉我们嘛~”薛洋那清秀的脸庞和那颇为稚嫩的嗓音竟让那老太的情绪缓和了不少
“那好吧,你们记得保密”老太叹了一口气,
“妈滴,”江澄真的是有气放不出啊
“嘿嘿嘿,谢谢阿婆”薛洋笑的和孩子一样
“好了,你们听我讲……”老太开始讲起了当年的事情

晓薛 老师,你们够了!!!

完结啦
可喜可贺

————————————————————————
第十一章
“爸爸,爸爸,你别和我抢糖,呜呜”两个小团子跟在薛洋身后
“洋洋,你让让孩子”
“不要,晓星尘,你是不是有了他们两不爱我了”
“没有”
“那么糖就是我的”
“好吧”晓星尘一首抱一个,“婷婷,烨烨,爹爹带你们吃粥”
“呜呜,好吧”

晚上
“唔啊,晓星尘,啊,你轻点”薛洋伏在晓星尘身下,被顶撞得一抖一抖的
“叫你让着点孩子,该罚”说完还狠狠一顶
“唔~”
夜,还很长